闪耀星空,畅游幻境:与魔力宝贝一起体验奇迹!

江洋才让

雪豹,或最后的诗篇

◆江洋才让

展开全文

一只向往狼的血性的雪豹终于被母亲、兄弟抛弃,它力战群狼,因为饥饿跑到农舍被人抓住又为一个即将出家的人放走和后来报恩,在冥冥之中知道了自己的族系历史,却最终在与一只母豹为了延续血脉而被人杀死……一只雪豹的生命史和心灵史,提醒人记住逝去的生命活力……

你说来。我就会来。来到你的梦里。我张牙舞爪。脚踩苔藓,爪子底闪出窸窸窣窣碎裂的声音。他们说,我是这山顶的梦。可我却认为,一只雪豹永久的孤独是不能被人类所理解的。就像环绕巴卿冈本山的环形河,它流呀流,几百年了,几千年了。它仍然跑不出河道的控制。流水使河道更深了。夜里,我总是听着环形河的梦呓。时而我会在栖身的岩洞里休息。时而,我会打着双眼的灯盏,像个幽灵在巴卿冈本的黑夜游走。那些日子,星星总是伴着我。我曾经和我的母亲在岩洞口看着天空中那么多的豹眼,死去的那么多雪豹的眼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俯视我。我的母亲就说:“小豹子,那些都是老豹子的眼睛,它们属于你。”可是,我却深深地热爱着月亮。我的那三个兄弟总是笑话我。“老大,你也想嚎月吗?要知道只有狼群的嚎叫才能使月亮现出它的美丽。”可是我不这么认为。我常常在夜里看着月亮,我的孤单,使我的身影被月亮刻画。

那是在朗日岭,巴卿冈本的第三个山头。我,一只雪豹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孤独有那么深重。月光悄悄地落在我灰白皮毛的斑点间。我舔了舔掌垫,这让我想起一头棕熊。我瞧不起棕熊。即使它们的笨拙能够衬托出我的灵动。很多年了,我就是在雪线岩石嶙峋的山上飘。能让我遍身银光的,只有挂在天穹的冷月。

是的,就是那面冷月常常让我的兄弟们鄙夷我。它们不断地把我当作豹族的怪物。也就是那面冷月常常使我挑战狼族的权威。它们嚎月时,我会像飘过来的树叶出现。瞪着一双愤怒之眼,谁也看不出我的眼里充满了血丝。身上的毛发被黑夜摩擦,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。我知道我的嚎叫不好听。没有狼族般的悠长和缠绵。可是我要发出我的嚎叫。哪怕是怪叫。我相信那些打搅到我的狼群会胆怯。是的,它们胆怯了。即使它们用深长的嚎叫使月亮升上了更高的天幕。可是我的出现,不得不使它们学习自己的近族——狗,夹着尾巴逃走。

就是在那样的时刻,我认识了一个无处不在的朋友。我的那位朋友常常会出现在我的四周。它坐在我拖于地的尾巴端,或在我支棱着的双耳间荡秋千。那里时不时会有几只苍蝇嗡嗡地飞过。它们是想告诉我大自然的消息。可是我不需要苍蝇的消息。即使我变得一无所知,我也要和我的这位朋友为伍。我的那三个兄弟问我,“你的那个朋友是谁?”它们的口气好像是吃了人类的粪便。我越来越厌恶它们。我的母亲也看出了这点,她时常劝诫我,不要和自己的兄弟们为敌。可是它们接二连三地挑事,使我愤怒地和它们撕咬在一块。我咬伤了它们。它们也咬伤了我。我的母亲看着我那皮开肉绽的三个兄弟,再看看只受了点轻伤的我。她几乎是要放弃自己的亲情,咬断我的喉管。我感到它锋利的牙齿已钻进了我的皮肉。我感到我的喉结被挤压得几乎要破碎,从而我的一腔气息会喷溅。我看到母亲的眼里尽是责怪。我真的想求饶。这时,我的眼一花,就看见了我的父亲。

我的父亲就站在朗日岭的一个鹰巢下。岩石的阴影像是在它的身后竖起了一块牌子。那块牌子冰冷孤拔得有些不可思议。父亲的一只眼是被老鹰抓瞎的。就在那只鹰用尖喙挑出它的眼珠离去时,我的父亲用力一跃,在半空中咬住了鹰的脖子,然后同它一起跌落下悬崖。它死了。是的,我的母亲带着我们几个跑到崖下找到它的尸首时,我看见那只鹰还在它的嘴里挣扎。我一口咬下它的头。我的三个兄弟把它的身子撕碎。一种复仇的快感使我们从来都没有那么畅快过。可是现在,我就像那只鹰一样,在母亲嘴里,只要它一用力我就完了。父亲站在那个鹰巢下阴魂不散地看着我们。也许我的母亲也看到了它。它松开嘴。我喘着粗气,不断地把积在喉咙里的唾液咳出来。就当我恢复正常,抬头看,我的母亲已和我的三个兄弟走了。从此,我的那个朋友常常出来陪着我。

它说:“你感到更深的寂静了吗?”

我躺在一块被月光彻照的岩石上,心里头有说不出的感觉。我的这位朋友是寂静。寂静就是我的这位朋友。它,轻轻地坐在我的尾巴端。我的尾巴感不到它的重量。可是,我们的对话却是巴卿冈本的秘密。

寂静说:“雪豹呀,你的母亲远离了。它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

我舔着自己前爪上的皮毛。我已经足够大了。大得使这块岩石有些容不下我了。可是躺在这块岩石上,享受着月光的彻照,我的心不由得柔软起来。我想起了我的那三个兄弟。还有我的母亲。我不由得像那些狼一样对着月亮呼唤起来。回来吧,我的兄弟们。回来吧,我的母亲。可是我的声音像是拴上了一块沉重的铁,传不了多远,就跌落在地上。我哀鸣起来。看着头上的月亮,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怪物。我是一只雪豹吗?我快速地跑动起来。尽管我的朋友仍坐在我粗长尾巴的顶端,可我跑起来依然像是飘一样。我来到了环形河河边。月光照亮水面,镜子般的水里映着我的脸。那是我父亲的脸。我太像它了。在这个时候,我坚定了自己是一只雪豹。名副其实的雪豹。我低下头再次看着河里的自己。我是多么的孤独。寂静说:“你的三个兄弟不得不走。”我舔了舔水面,说:“为什么?”寂静长长地叹口气,“因为你是优胜者,它们留在这干什么?”“而我的母亲为什么要走?”寂静的回答斩钉截铁,“因为它无法面对你父亲的灵魂。”可我的举动并不是要赶走它们。我看着倒映在水里的自己一脸的沮丧。一脸的迷惘。我看着看着,就看到好多的狼头出现在我的周围。我转过身,狼群已围住了我。我看着月亮,怪叫几声。然后,我的喉咙里发出人类机动车才能发出的那种轰鸣。我的心一再地祈祷,父亲赐给我力量。

那场环形河边的厮杀把寂静给惊呆了。后来它告诉我,我像是疯了。完全是疯了。我直冲头狼扑了过去。我一口咬住它的喉管,动作是那么的迅速。简直,简直,简直就像在飘。头狼挣扎,狼群开始噬咬我的身子。可在当时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它们撕扯着我的皮毛。我一口咬开头狼的喉管,噗,它的血来到了我的嘴里。我又咬了几下。它的头就被抛到了河边。咕噜噜,狼头选择了面朝北方。我一抖身,把那些咬我的狼给抖开了。狼群看到头狼死去,纷纷溃退。寂静告诉我,就在我静静地享用那只头狼晚餐时,我的父亲来了。那只独眼雪豹一直阴魂不散。它看着我,久久地,直到我吃饱心满意足地离开。

就这样我成年了。某种动静像是春天的雷在我体内回响。我不安地看着自己的影子。我的影子在飘。我似乎是飞起来了。我从一块石头跳到另一块石头。然后,刹住身子,用长长的尾巴保持住平衡。我的朋友寂静仍坐在我尾巴端。它看着我碰落的石块,咔——咔——咔咔咔地掉入山谷。它开心地哈哈大笑。可是,我的生存不单单是一个个简单的快乐。母亲曾告诉过我,对于一只雪豹而言,捕食是重要的,抗饿的本领更为重要。是这样,几天以来,我只捕到一只草兔。我吃光它。然后,等到它在我的胃里燃烧殆尽。我几乎带着一种渴求,在巴卿冈本继续寻找着猎物。我瞪着眼,把自己的足迹留得到处都是,更重要的是我用尿迹标示了自己的势力范围。可是,我终于走出了自己的领地。我听到在雪线我的身子撩动着那些灌木。那些灌木被我的身体撞击得哗啦啦响。鸟雀飞起来,在我的脊背上方叽叽喳喳。它们从没见过如此斑斓的图案。我奔跑着,夜更深了。我的月亮升起来了。在这个时候,我没有时间计较那些可恶的狼嚎。

寂静说:“你这是要去哪里?”

我的头在月光下像是银铸一样。

我说:“去山下的牧场。”

寂静说:“人类是最危险的敌人。你可要当心。”

我像个哑巴。可是喉咙里总是闷出一阵阵的轰鸣。母亲在我的心里升了上来。它说,不要去。他们会剥了你的皮。我的三个兄弟也在我的心里升了上来。它们依然像往常一样歹毒。傻瓜,牧场有那么多肥美的羊,不去可惜。我没有停下来。我突然间飞过草皮垒砌的羊圈。我发现自己竟然掉入了一大堆的羊中间。我的月亮用最强的光照着我。我满嘴羊血。想起难耐的饥饿,我不得不想到要吃得饱饱的。我吃了一头羊。又咬死一头,又一头,喝光了它们的血。那天晚上喝着羊血我慢慢就醉了。你一定听说过雪豹喝血过多必醉的传闻。那是真的,没错。我摇摇晃晃地感到自己吃撑了。四腿绵软站不起来。我竟然躺在羊圈中进入了梦乡。我梦到了什么?我是一只雪豹。我千真万确是一只雪豹。我看着水里倒映着自己的脸。那水中的面孔突然变成一条恐怖的大鱼蹿出水面咬住我。我极力想挣脱。我醒了过来。太阳照在我绚丽的皮毛上。可我被吊在一根结实的木椽上。椽子的两头搭在间距足以放住椽缘的墙上。好多人围着我。他们七嘴八舌地议论我。

“好大的雪豹。”

“这孽畜,咬死了三只羊。”

“你打算怎么处置?”

“卖了它,挽回我的经济损失。”

可我一点也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。我只是眯上眼,像是回味着那餐难得的美食。我的脸沾了血,看起来邋里邋遢。人类,你们用好奇的目光盯视我。难道你们没见过这样漂亮的生灵?难道对这样的生灵,你们不懂得给予尊重?你们应该放开我。想到这儿,我不由发出几声叫唤。但绝不是用我的言语来恫吓。……听到我的叫声所有人都退后一步,警惕地看着我。突然,人群里走出一个老人来。他横眉怒目,眸子里闪着冰凌似的寒光。他一步步逼近我。他一瘸一拐,手里挥动的灌木条无情地抽在我身上。啪啪啪,“看你再凶。看你再吃我家的羊。”我知道我的皮毛上留下了道道的痕迹。可是风一吹,那些痕迹又荡然无存。他打累了,停下手。他的儿子就说,“阿爸你回去。这里由我盯着。”围观的人散去。我终于明白,人类的好奇是那么的短暂。对于它们而言,看久了我只是一只大猫。不,我千真万确是一只雪豹。不信,你可以看看我的尾巴。虽然,我四肢交错被牢牢地捆在椽子上,可它——我粗长的尾巴是多么的飘逸。它柔曼地舞动着,以致诱惑了那个年轻人的眼神。

他喃喃着:“雪豹,明天我就要出家了。今天想做一件事。”

他突然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把刀子。我不知他要干什么,我只有在心里祈祷:我的月亮,还有我独眼的父亲保佑我吧!我闭上眼,听到刀子在我的四肢间割来割去。我啪地掉在地上,还有几段皮绳。我蒙了。我不清楚他搞的是哪样。

“雪豹,还不快跑。”年轻人叫嚷着。

可是,我不知道他在喊什么。

我本能地掉转身去。在那一刻,我明白自己遇到了好人。我跑了几步,回转身牢牢地记住他的气息。然后,我听到我的朋友寂静在大喊:“快跑,有人来了。”我嗖地蹿出去,再也没有回头。

我又回到了雪线。

我把自己的脸扎入陈年的积雪,又把脸取出。

我耳听得那些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笑声。它们在碎裂。在我脸上,它们化成水。水带走那些羊血滴在积雪里,像是巴卿冈本开出傲人的花朵。整个夏季:我,一只雪豹,孤独得无以复加。我和我的朋友寂静经常说着一些无聊的话。我慢慢从朗日岭踱步到斯麦岭——巴卿冈本的第六个山头。我好像完全被日复一日的黑夜捆住。在夜里,我抬起头。我热爱的月亮没有出现。只有满天的星星,满天的豹眼。那些豹眼俯视我。我仰望它们。我对着星空说:“先辈,你们可曾见证我的生存。是否如你们一样困苦?”我听到自己的喉咙里发出一阵低低的哀鸣,这声音似乎感染了我。可黑夜的诱惑似乎更深,我像是掉入它的陷阱无从逃脱。有人说,我是黑夜之子。也有人说,白昼才会展示我斑斓的存在。尽管这两种论调试图左右我的思维,但对于一只雪豹而言,似乎没有什么比填饱肚子来得更重要。我看着先辈们的眼睛在我头顶闪着迷惘之光。它们不知该怎么回答。我亦不知自己为何如此悲伤。我低着头,又舔一下斑斓的皮毛。那是一种夹带草香的味道。我喜欢这味道。有时候,我常常想到如果我是一只岩羊那会怎样?我开始想象我吃草,发出柔弱的叫唤。可在这时,我头顶星空上一位先辈的豹眼突然划着火痕落下来。

一声巨响。在斯麦岭的正前方。

我赶往那里,在黑夜有谁能洞悉我的融入?

没有,一个也没有。但却有一只苍老的岩羊比我更先到达。

闪耀星空,畅游幻境:与魔力宝贝一起体验奇迹!

那只岩羊站在一个圆形的大凹坑前。我来到它的身边。我看到先辈的“眼睛”摔碎了。一坑的碎片,冒着袅袅的余烟。曾经,我有过追踪岩羊的经历。当环形河河水涨潮,河边的沙地里就有了它们的足迹。我盯着那个足迹一直看,从左边又从右边。而后把鼻子凑过去闻闻。其实我闻到的只有鱼的味道。当然,我的观察力得益于母亲的身教。我的母亲在没离开我之前,总是看着雪地里的足迹。对它而言,那些横七竖八的迹象显示的却是一天的食谱。雪豹的食谱。顺着动物们留下的痕迹一路追寻,最后到了鲜血淋漓的时刻,它从不会怜悯到嘴的食物。母亲曾对我说:在这个世界,一切都会按既有的规律运行。天覆盖地。山高出地面。大地承载万物。阳光温暖一切。我们雪豹生活在雪线的峻岭,一身斑斓的毛皮,粗长的尾巴,好像每一天都在为食物而活。……可现在,对于身边的食物我提不起一丁点的兴趣。它,太老了。皮包着骨头。尽管今天我有幸猎食了一只旱獭。可到了夜里,如果有鲜嫩的肉食我是不会拒绝的。但,这老东西……我心里的厌恶,说来就来。我想离开,可就在这时,身边的那只老岩羊居然用它的前腿踢了我。一下。又一下。我躲开,发出恫吓的嚎叫。可它非但不怕,还转过脸来对着我。身上唯一值得炫耀的只有那对弯曲的大角极不协调地顶在它头上。

我竟然能够听懂一只岩羊的语言。

它说:“你跟我来。”

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简直就是奇迹。我跟着它。满天的群星哗哗散去。我热爱的月亮升上来。那只老岩羊在前面走。它走得很慢。它的每一步都敲击着山石发出叮叮悦耳的响动。我看到它蹄下竟然闪出火花。而后听到它蹄音一路流出的竟然是完整的乐曲。我完全陶醉了。我所热爱的月亮,你不知道在那个时候我的全身好像流动着一股热流。老岩羊穿过呜呜嚎叫的狼群。狼嚎熄灭。老岩羊一言不发。月光照在巴卿冈本第六个山头斯麦岭的一面巨大的岩壁。岩壁闪耀着柔和的青光。我真的不敢相信,老岩羊居然用它的角使劲地敲击着那面岩壁。咔——咔——咔咔,每一下都很用力。我真担心它的角会从头上脱落。

它的敲击竟然使那面岩壁打开了。我跟在它后头,穿过一个狭长的石洞。它突然停下来。任何黑暗也遮挡不了一只雪豹的眼睛。你懂的。我的眼闪着光,亮亮的两个灯盏。我看到在一面狭长的洞壁,刻着我们雪豹的图案。那些痕迹虽然只是线条,但我知道那是我们的发展史。生命延续史。老岩羊还是一言不发。我突然看着那些简单的线条,眼窝湿润了。你听过一只雪豹的哭泣吗?没有吧,那么请到我心里来!老岩羊看着我。我焦灼地思考着,在山洞里不安地踱着步子。出路,我们雪豹的出路在哪里?我问老岩羊,老岩羊还是一言不发。……我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那个“豹眼”砸出的凹坑前。我知道这不是一个梦。它千真万确发生过。自从看了那面岩画后,我变得暴躁了。

我的朋友寂静告诉我:老岩羊就是巴卿冈本山神的化身。

我将长长的豹尾拖拽在雪线,若有所思地望着太阳雍容大度地升起。

我越来越觉得作为一只雪豹,可怜可悲可叹。这三个词,不断地跳跃转换,在我的脑海里犹如三面不同颜色的湖泊。每次,我都被扔到一个湖里。我大口地喝着湖水,喊着救命。每一次,都搞得自己精疲力竭。好几回,我都和我的朋友寂静吵了起来。寂静说:“一切都没你想的那么糟糕。”我说:“一切也没你想的那么好。”寂静说:“作为一只雪豹,生存才是你该考虑的事。”我说:“因为你存在了很久,而且还会永恒地存在。而我们……”寂静说:“那你就应该学会忘掉。”我说:“忘?掉?”寂静在我的尾巴端翻转身子,“对,忘掉。”我说:“这有用吗?”寂静说:“不信你试试。”

我必须忘掉自己是一只雪豹。我张牙舞爪。脚底永远是一片惊呼。我走来走去。的确,我所有的记忆都因为我的试图忘掉而更加清晰。母亲咬住我的喉管,它的牙钻进我的肌肤。最后,在我脖子上结成了疤。还有,还有,我想起了很多。听到的,看到的,闻到的。

是的,我闻到了一个铭记于心的气息。是那个放我回山的年轻人来了。几天来,这个气味一直在我的鼻孔前飘荡。我决定闻着这个气味去寻找。我扬起脖,抬起头,鼻孔里落满了他飘散的印迹。从朗日岭,我来到巴卿冈本的第四个山头豹嘴峰。我在那里看到了他。他坐在积雪中,显然是脚崴了。他穿着一件像被风吹得鼓了气的衣服,可下身穿着红色的袍子。对,他放我走时,可不是这样的打扮。可是,他跑到巴卿冈本来干什么?我满含疑虑地看着他。刚开始,见到我他惊叫起来。可是过后,发现我并没有恶意,只是静静地蹲下来,用前腿支着身子打量他。他又兴奋起来。我似乎是忘了说,他胸前挂着一个黑家伙。他用那东西啪啪地对着我,嘴里还不住地嚷嚷:“终于拍到雪豹了。”他没认出来,我就是他放生的那一只。太阳静静地挂在豹嘴峰,从我的角度看,好像豹嘴咬住了太阳。他用那个黑家伙折腾够了,安静了下来。豹嘴峰只有风呼呼地刮着我们的耳朵。

他掏出人类的吃食扔到我跟前,请我吃。我不予理睬。

他从包里取出一个,撕开红皮,吃了起来。

他说:“雪豹,我是个摄影家。报纸上把我称为喇嘛摄影家。今天我拍到了你。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下山。”

他知道我听不懂,便叹了口气,又说:“来了几天,只有今晚下不了山,看来我得冻死在这里。如果我死了,你就把我吃了。但不要在我活着的时候下手。”

他越说越伤悲。好像是要把生离死别的话对一只雪豹诉说。我眯着眼看着他,看到他眼角挂着的一滴泪很快被冰冻。他轻轻地用手把那冰粒扒拉下来,我清楚地看到那闪光的晶体落了下去。我站起来,绕着他走来走去。我的朋友寂静坐在我的尾巴端,说道:“你是要把他驮下山吗?”我点点头,“当然是。”寂静说:“可是,他能明白你的意思吗?”我说:“这就要看他的造化了。”我突然在他的身边趴了下来,像只狗一样。如果这被我那三个兄弟看到,它们一定会笑话我。他见此情景,嘴里连说:“你这是让我骑上来吗?”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可是我的喉咙里呜呜的鸣响像是在召唤他。他骑了上来,整个身子趴在我的背上。双腿夹着我的肚子,双臂牢牢地环扣着我的脖子。我站起来,抬起头再次看看豹嘴峰咬住的那个太阳。我嚎叫几声,像是给自己打气。我跑动起来,顺着经常来去的路线。不知多久,时间对于我来说只是耳边飕飕的风声。

寂静说:“你已出雪线了。”

寂静又说:“你快到人类的村落了。”

寂静惊呼:“停下来,你这是要进入他们的村子吗?他们会射杀你的。”

可是我已经顾不得这许多了。我的心里不止一次地出现他放走我的那一幕。我突然发现自己已跑进村子的打麦场,人们开始惊呼:“看哪,一个阿卡骑着一只雪豹。”“什么阿卡,骑豹者必是活佛。”人们开始朝着我的方向磕头。我趴下身子,他一倒就到了地面。人们欢呼着跑过来,我远远躲开,看到狂热的村民把他轮番抬在肩上往村里走。……我的掌垫又踏印在雪线上,寂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兴奋。它说:“我们这是缔造了一个传奇吗?”我说:“好像是,又好像不是。”寂静从我的尾巴端走下来,笼罩住我。我抬头看着我热爱的月亮又升了上来。整个季节,环形河水性的变化似乎都和月亮有关。好几次,我在河边看着落入水里的月亮,它的形状确实是水性真实的反映。可是,我的朋友寂静发现月亮作用在我的血液里也同样让它惊叹:我似乎是着魔了,在风中寻觅异性的踪影。我不厌其烦地在巴卿冈本来回逡巡。我嚼着雪鸡的骨头,用爪子扒拉开飞在我眼前的鸡毛。我眼瞅着豹眼陨石砸出的大坑,黑洞洞地看着我。这时,我望着月亮又嚎叫起来。我的嚎叫虽然怪异却充满对月亮的痴迷。这样的举动常常使狼群与我相互憎恨。我蹲在豹眼陨石砸出的大坑前,仰着脖。我长久地像是被感召似的呼唤:“月亮,你走入我的血液,让我沐浴你的光辉。”“月亮,请照亮我的眼睛,让我看到你的故乡。”我睁大眼,期待一个美妙的瞬间,可是传入我耳朵的声音却打搅了我。

我的朋友寂静喊道:“雪豹,今晚没有狼嚎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我定了定神,用锋利的爪子抓了抓地面。

每当我思考时,我总是这么做。

寂静又说:“你看,它们在斯麦岭的北面,似乎是在围猎。”

我拖拽着长长的尾巴,用我的豹眼穿透蒙在山体的暗色瞭望。我一直记得我的母亲说过,当一只雪豹学会了望远方,它心里就会有远方。我真的看到很多闪着绿光的狼眼。也看到一只雪豹,我的同类,它那如灯盏的眼睛被围困其中。我立时明白狼群不嚎月的真正缘由。我的喉咙里本能地蹿出一阵低吟。我跳起来,跑过去。时间不是问题。问题在于我是不是尽了全力。我突然从天而降,站在那只弓着腰,准备随时反击的母豹身边。是的,她那让我迷醉的气息已经告诉我她的性别。她皮毛的颜色和我一样,只是她的头要比我小一些,身子比我小一些。月光落在她头上,脖子上,一片银光的辉映下她要多美就有多美。我似乎迷醉了,觉得这是月亮对我的馈赠。突然,狼群里走出一只体型足以与我匹敌的大狼。它龇牙咧嘴地盯着我,眼睛里流露着复仇的怒火。我立时明白,它们困住一只发情的母豹就是要诱我前来。而它们真正的目的却是复仇。

头狼口流涎水,面对着我。它绕着我走来走去。

我挡在母豹的前面,与它对视。看到这一触即发的局势,狼群一阵骚动。

头狼突然朝我跳过来。狼群一哄而起,母豹也跳过去迎敌。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拼斗。我咬住头狼的耳朵,把它甩出去。一半耳朵到了我嘴里。狼群兵分两路,撕咬起我俩。我不愿看到她美丽的皮毛受损,我不顾几只狼咬住我的后腿,奋力撞开咬住她的三只狼。突然,头狼再次扑向我,我一扭头,一口撕下它的嘴皮。再一口,它的半边脸皮也被我撕下。狼群突然看到头狼的嘴皮到了我嘴里,又看到头狼变成了半脸狼,攻势明显减弱。头狼发出一阵阵惨叫,狼群开始后退,继而在头狼的带领下迅速逃离。

我喘着粗气,月光静静地照着我的伤口。我的伤口血红,像悬挂着三块红布。她,这只美丽的雪豹张着嘴看着我。她气息浓烈得近乎让我窒息。我用头碰碰她的脑袋。她竟然不躲不闪,眼睛里落入我的月亮。她突然低下头用她那粉红的舌头舔起我的伤口。我闭着眼,感到一阵刺痛一阵甜蜜一阵感动一阵幸福。我突然想起老岩羊带我去的那个狭长的石洞。洞壁上线条简单的壁画再次闪现在我脑海,让我再一次瞪大眼睛。我,一只雪豹从来没有过这么忧伤。我看到起始的线条,一个点,一个生命的种子。然后,这生命的种子萌发出奇异。(对,我知道自己会用这词汇。)种子最终变成雪豹。再往下看,线条绘出草木云雨雷电雪,这代表自然。在自然的生物链中雪豹是重要的一环。我还看到,线条毫不隐晦地勾勒出雪豹的活动区域。在这个区域里,一个刻度代表的应该是十年。壁画继续延伸:活动的区域越来越小,雪豹的数量,也在逐年递减。末了,在洞壁的尽头是最后一只雪豹的线条,已风干的它置放在供人参观的博物馆,以消失的物种示人。我的心哭了。现在,我突然明白这幅壁画在昭示着整个雪豹族的未来。这或许是个预言,但更重要的是一道警示。对于我们雪豹来说,还有什么比繁衍更重要的事?

我闻到母豹的气息在撩拨我。出于本能我悲壮地骑上她斑斓的脊背,进入她的身体。尽管我的伤口再次开裂,疼得我差点从她的脊背上滑下来,但我依然壮丽地完成在她体内的喷涌。

她突然跑动起来,在迷蒙的月光中回过头看着我。

她说:“雪豹,来追我呀。”

我说:“我追不上你我就是猫咪生的草驴生的土狗生的。”

接下来的日子,我俩常常相互追逐。我们从巴卿冈本的第一个山头跑到第六个山头。有时,我们在豹嘴峰看着那豹嘴咬住圆滚滚的太阳。有时,我们会窜上朗日岭听着风不住地唠叨。有时,我们会跑到环形河边看着水里倒映着我俩。她用粉红的舌头轻轻地舔我的影像,水皱成一团。我,轻弹出前爪,她便在水里消失。有时,我俩来到斯麦岭,享用完一只雪鸡,在纷飞的鸡毛中酣然入睡。那一天,我真的睡得很沉。我梦到那只苍老的岩羊在呼唤我。它又站在斯麦岭那面巨大的岩壁下,目光如炬,弯曲的犄角硕大。

“雪豹,快醒醒,危险正向你靠拢。”

“雪豹,再不醒来,你和她还有她腹中正孕育的小豹子都会完蛋。”

我没有醒来,而是把头伏在我的前肢上睡得更沉。老岩羊突然用它那对犄角敲打起岩壁。咔,咔咔,咔咔咔,巨大的响声冲击着我的耳膜。我依然没醒,像是深陷在这个梦境不能自拔。老岩羊见状,化身为一只兀鹫向我飞来。对,我的朋友寂静说过它是巴卿冈本山神的化身。我突然感到我的脑袋被什么拍了一下。我醒来,打了个哈欠,伸了个懒腰,头顶上一只兀鹫拍翅飞离。我看着兀鹫扶摇直上,耳朵里却传来砾石滚动的声音。

闪耀星空,畅游幻境:与魔力宝贝一起体验奇迹!

我站起来,放眼望去:一片空茫。可是那片空茫里却站着三个擎枪的人。他们就站在离我一百多米的坡地上。那里留着我拉过的粪便。我知道,他们已经让目光穿过准星对着我俩了。一股悲凉不知怎么从我的心里升起。我怪叫几声,试图分散他们的注意力。我用前爪摇醒她。她抬起头,也看到那三人。我推了她,要她快跑。可是她眼中含泪就是不走。

我说:“你现在的使命就是要让自己活下去,把小豹子生出来。”

说完,便听到一声枪响,子弹嗖地擦着我的头皮飞过,打在我身后的岩壁。

我知道再不行动就要晚了。我喊道:“快跑。”自己却像一支离弦的箭向他们冲去。我知道他们三个害怕了。三杆枪都对准了我。这正是我所希望的。我离他们每近一米,换来的都是他们的恐慌。叭,一颗子弹狠狠地咬在我的左肩上。我一疼,便摔了个大跟头。我爬起来,看到我的母豹已经跑远了,跑出了他们的射程,我不由得一阵欣慰。又一颗子弹打在了我的胸口,血花四溅。我的朋友寂静这时对着我高喊:“雪豹,不要再往前冲了,往回跑。”我好像没了方向感,侧身向着朗日岭跑去。我的肚子又挨了一枪,子弹在我的肠子间隐藏了起来。我听到我的血,淅淅沥沥像是在下雨。

我没命地跑。跑。跑。

我的朋友寂静在喊:“停下来,他们已追不到你了。再跑你会失血过多。”

我终于倒了下来,看到自己竟然跑到了父亲亡故的地方。这就是命。我闭上眼,躺在寂静的怀中。

寂静对我耳语:“雪豹,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”

文字来源于中国作家网,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

监制/李皓 责编/王春雪

发布于 2023-11-05 17:11:14
收藏
分享
海报
0 条评论
1281
目录

    0 条评论

    请文明发言哦~

    忘记密码?

    图形验证码